从天使轮到IPO,企业上市,需要经历这些阶段

2018-08-30 11:41| 发布者: | 查看: |

通常情况下,在企业实现IPO之前,要经历数个不同的股权融资阶段,一般分为“天使轮、A轮、B轮、C轮、Pre-IPO轮”,此外还有种子轮、Pre-A轮、D轮、E轮、F轮等不同轮次的说法。对于处在不同融资阶段的企业要面对不同的投资机构,需要不同的融资逻辑,应对不同的融资问题。对企业来说融资各轮次的要点到底在哪儿?


 

初创期天使轮融资阶段

 

天使轮作为股权融资的起始阶段,一般来说处在此阶段的项目还仅局限于“蓝图”,因此需要投入一定的资金才能正式启动项目,将概念中的产品转变为实际产品。天使轮的融资额度一般介于50万到1500万人民币之间,据网络资料统计平均融资额度为1155.5万/次。更早一点的天使轮是“种子轮”,融资额度一般介于10万到100万人民币之间。

 

天使轮企业的估值因没有往期经营模式、利润指标等信息可以参照,故主要还是靠“拍脑袋”来定价,大多数天使投资都是在投“人”,投团队。如真格基金徐小平于2009年8月份投资聚美优品,最初聚美并不是做化妆品O2O的电商,徐小平也并不是因为聚美早期的经营模式而决定投资,而是因为斯坦福MBA毕业并在此前有过成功创业经历的聚美创始人陈欧才决定投资。天使轮给出的股权比例范围一般在15%-20%左右,投资机构可以通过结合对企业商业模式、市场空间的预期给出对应估值。由于投资金额较小,企业的直接接洽对象便是天使轮投资人。天使轮投资人可以有多个也可以只有一个,且有领投和跟投的区别。

 

 

初创期A轮融资阶段

 

 

A轮一般是指首次正式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融资环节,融资额度一般在1500万到1.5亿元人民币之间。以2017年的融资规模来看,平均融资额在1.05亿元左右。以网易云音乐2016年的A轮融资为例,云音乐之前是网易100%持股,在A轮时引入持有12%-15%股权比例的战略投资者,领投机构为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文化传播影视集团,融资金额达7.5亿,算起来A轮的估值就达到了60亿元左右。A轮估值的额度既不宜高也不宜低,应以适中为宜,才能在向市场展现发展能力的同时,吸引到更多投资机构,方便进行后面轮次的融资。


 

A轮融资引入的是战略投资者,因此投资者已经不再是天使轮阶段的个人天使投资人,而主要是风险投资、创业投资等机构投资者。

 

 

成长期B轮融资阶段

 

 

B轮的融资额度一般在2亿人民币以上,2017年B轮平均融资额达2.41亿元/次。一般在此阶段,多数企业已经要开始获得盈利,商业模式要相对竞品显示出可行、可持续的增长性,才有望获得投资机构的进一步投资。B轮的投资者相对前两轮也有一定区别。企业在B轮的融资来源主要包括A轮投资机构的跟进投资与其他私募股权投资机构(PE)的新进投资。


 

B轮投资的关注点之一在于估值的方法,有的投资机构按照市盈率P/E进行估值,有的投资机构按照单用户贡献P/MAU进行估值,有的机构按照市销率P/S进行估值。不同的估值方法背后是投资机构对企业商业模式和企业成长性的不同估价和理解,也有对市场空间前景的考虑。


 

B轮投资的关注点之二在于前期的估值金额。部分初创公司在A轮融资的金额过大,在B轮就无法进行进一步融资。原因一是A轮前期泡沫太大,B轮的估值无法支撑A轮的估值,项目前景一眼望得到天花板,没有更进一步的增长空间;原因二是投资人的投资原则无非是低买高卖,如果下一轮的融资没有“接盘侠”,就是A轮的退出通道不顺利,或者要想退出只能“流血”退出,结果自然只能是不欢而散。

 

 

成长期C轮融资阶段

 

 

C轮的融资额度一般在5亿人民币左右,我国2018年前7个月C轮融资均额在7.17亿元。在经过了前几轮融资的沉淀与经验积累,企业C轮融资的商业逻辑应已经十分清晰,企业所拥有的可供参照经营数据、财务数据也越来越多,对企业估值能给出的可比公司也是越来越多,比如说可以按照市场上对某一行业的市盈率、市净率的估值倍数对企业的成长空间进行估值。完成这一阶段的融资后,有的企业已经可以称为“独角兽”。比如说,链家在2017年宣布接受融创中国领投的C轮投资,融创中国以26亿元获得链家6.25%的股权,按此估算链家的C轮估值达到了416亿元。在2018年6月,蚂蚁金服宣布C轮融资落地,总金额达到140亿美元,约950亿人民币。


 

不过,伴随C轮融资产生的风险也是不容忽视的。在业界有一种说法叫“C轮魔咒”,据统计,从A轮到B轮会淘汰60%的企业,B轮到C轮又要淘汰近70%的企业,从A轮到C轮企业的存活率只有近12%,甚至会更低。

 

 

成熟期Pre-IPO轮融资阶段

 

 

从C轮开始到IPO阶段前的企业已经进入成熟期。在C轮后企业还可以视自身的融资需求和扩张需求再进行D轮到E轮再到F轮不等的融资。一般来说,发展到这个阶段的企业有的已可以被视为“明星独角兽”,与IPO仅有一步之差。在IPO之前,企业还需经历一个融资轮次,即Pre-IPO。

Pre-IPO轮次的投资对象是拟上市的优质项目,参与这一部分投资的操盘手以私募股权投资(PE)居多。此轮投资的退出通道多半是企业上市后,从公开资本市场出售股票套现退出。投资机构往往会通过采取对赌协议等方式来保障自身利益。对赌协议通常规定企业若达不到协议设定的财务目标或股价目标,公司管理层则需向投资机构转让一定的股票,若达到相应目标则反之。2003年,摩根士丹利等机构与蒙牛签订的对赌协议便是典型案例。

Pre-IPO作为一种融资方式和私募的业务模式也有一定的风险。首先是由于这一轮次的融资会推高上市前的估值,造成炒作,上市后会因为估值偏高而收益缩水;其次,随着IPO监管趋严,监管“红线”增多,上市的不确定性极大增加。一方面是套利空间缩小,另一方面是业务空间缩小,这都对私募的退出机制造成了不小的挑战。但从企业融资的角度,上市之前首要应当按需来决定融资轮次与规模,才便利长久发展。

 

对于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我们也许可以从六方面入手,一是加快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运用大数据等新技术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二是进一步完善小微金融监管政策和金融机构自身制度,提高容忍度和激励力度;三是完善服务小微企业的多层次金融机构体系;四是探索新的有效的担保抵押制度,成立政策性担保机构;五是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坚决打击恶意逃废债;六是有针对性地加强对中小企业的金融培训,提高运用各类金融工具意识和能力。

 

图片来源/网络 内容参考/金融观察学院


天使轮作为股权融资的起始阶段,一般来说处在此阶段的项目还仅局限于“蓝图”,因此需要投入一定的资金才能正式启动项目,将概念中的产品转变为实际产品。天使轮的融资额度一般介于50万到1500万人民币之间,据网络资料统计平均融资额度为1155.5万/次。更早一点的天使轮是“种子轮”,融资额度一般介于10万到100万人民币之间。

 

 

天使轮企业的估值因没有往期经营模式、利润指标等信息可以参照,故主要还是靠“拍脑袋”来定价,大多数天使投资都是在投“人”,投团队。如真格基金徐小平于2009年8月份投资聚美优品,最初聚美并不是做化妆品O2O的电商,徐小平也并不是因为聚美早期的经营模式而决定投资,而是因为斯坦福MBA毕业并在此前有过成功创业经历的聚美创始人陈欧才决定投资。天使轮给出的股权比例范围一般在15%-20%左右,投资机构可以通过结合对企业商业模式、市场空间的预期给出对应估值。由于投资金额较小,企业的直接接洽对象便是天使轮投资人。天使轮投资人可以有多个也可以只有一个,且有领投和跟投的区别。

 

 

初创期A轮融资阶段

 

 

A轮一般是指首次正式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融资环节,融资额度一般在1500万到1.5亿元人民币之间。以2017年的融资规模来看,平均融资额在1.05亿元左右。以网易云音乐2016年的A轮融资为例,云音乐之前是网易100%持股,在A轮时引入持有12%-15%股权比例的战略投资者,领投机构为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文化传播影视集团,融资金额达7.5亿,算起来A轮的估值就达到了60亿元左右。A轮估值的额度既不宜高也不宜低,应以适中为宜,才能在向市场展现发展能力的同时,吸引到更多投资机构,方便进行后面轮次的融资。


 

A轮融资引入的是战略投资者,因此投资者已经不再是天使轮阶段的个人天使投资人,而主要是风险投资、创业投资等机构投资者。

 


 

 

 

成长期B轮融资阶段

 

 

B轮的融资额度一般在2亿人民币以上,2017年B轮平均融资额达2.41亿元/次。一般在此阶段,多数企业已经要开始获得盈利,商业模式要相对竞品显示出可行、可持续的增长性,才有望获得投资机构的进一步投资。B轮的投资者相对前两轮也有一定区别。企业在B轮的融资来源主要包括A轮投资机构的跟进投资与其他私募股权投资机构(PE)的新进投资。


 

B轮投资的关注点之一在于估值的方法,有的投资机构按照市盈率P/E进行估值,有的投资机构按照单用户贡献P/MAU进行估值,有的机构按照市销率P/S进行估值。不同的估值方法背后是投资机构对企业商业模式和企业成长性的不同估价和理解,也有对市场空间前景的考虑。


 

B轮投资的关注点之二在于前期的估值金额。部分初创公司在A轮融资的金额过大,在B轮就无法进行进一步融资。原因一是A轮前期泡沫太大,B轮的估值无法支撑A轮的估值,项目前景一眼望得到天花板,没有更进一步的增长空间;原因二是投资人的投资原则无非是低买高卖,如果下一轮的融资没有“接盘侠”,就是A轮的退出通道不顺利,或者要想退出只能“流血”退出,结果自然只能是不欢而散。

 

 

 

成长期C轮融资阶段

 

 

C轮的融资额度一般在5亿人民币左右,我国2018年前7个月C轮融资均额在7.17亿元。在经过了前几轮融资的沉淀与经验积累,企业C轮融资的商业逻辑应已经十分清晰,企业所拥有的可供参照经营数据、财务数据也越来越多,对企业估值能给出的可比公司也是越来越多,比如说可以按照市场上对某一行业的市盈率、市净率的估值倍数对企业的成长空间进行估值。完成这一阶段的融资后,有的企业已经可以称为“独角兽”。比如说,链家在2017年宣布接受融创中国领投的C轮投资,融创中国以26亿元获得链家6.25%的股权,按此估算链家的C轮估值达到了416亿元。在2018年6月,蚂蚁金服宣布C轮融资落地,总金额达到140亿美元,约950亿人民币。


 

不过,伴随C轮融资产生的风险也是不容忽视的。在业界有一种说法叫“C轮魔咒”,据统计,从A轮到B轮会淘汰60%的企业,B轮到C轮又要淘汰近70%的企业,从A轮到C轮企业的存活率只有近12%,甚至会更低。


 

 

 

成熟期Pre-IPO轮融资阶段

 

 

从C轮开始到IPO阶段前的企业已经进入成熟期。在C轮后企业还可以视自身的融资需求和扩张需求再进行D轮到E轮再到F轮不等的融资。一般来说,发展到这个阶段的企业有的已可以被视为“明星独角兽”,与IPO仅有一步之差。在IPO之前,企业还需经历一个融资轮次,即Pre-IPO。

Pre-IPO轮次的投资对象是拟上市的优质项目,参与这一部分投资的操盘手以私募股权投资(PE)居多。此轮投资的退出通道多半是企业上市后,从公开资本市场出售股票套现退出。投资机构往往会通过采取对赌协议等方式来保障自身利益。对赌协议通常规定企业若达不到协议设定的财务目标或股价目标,公司管理层则需向投资机构转让一定的股票,若达到相应目标则反之。2003年,摩根士丹利等机构与蒙牛签订的对赌协议便是典型案例。

Pre-IPO作为一种融资方式和私募的业务模式也有一定的风险。首先是由于这一轮次的融资会推高上市前的估值,造成炒作,上市后会因为估值偏高而收益缩水;其次,随着IPO监管趋严,监管“红线”增多,上市的不确定性极大增加。一方面是套利空间缩小,另一方面是业务空间缩小,这都对私募的退出机制造成了不小的挑战。但从企业融资的角度,上市之前首要应当按需来决定融资轮次与规模,才便利长久发展。

 

 

对于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我们也许可以从六方面入手,一是加快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运用大数据等新技术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二是进一步完善小微金融监管政策和金融机构自身制度,提高容忍度和激励力度;三是完善服务小微企业的多层次金融机构体系;四是探索新的有效的担保抵押制度,成立政策性担保机构;五是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坚决打击恶意逃废债;六是有针对性地加强对中小企业的金融培训,提高运用各类金融工具意识和能力。

 

图片来源/网络 内容参考/金融观察学院

<
>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0371-55231788
售后服务热线
0371-55231788
返回顶部